追蹤
兔子圖文見聞錄
關於部落格
藝術,文化,或是我十分隨性的生活紀錄
  • 219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轉貼]環保、藝術、外來者--記Harrison 夫婦在大埔的工作坊

來自美國加州的Harrison 夫婦(Helen Mayer Harrison and Newton Harrison)是國際知名的生態藝術家, 過去作品的焦點集中在河流, 水以及全球暖化的問題. 本年4月14日至15日他們在臺灣最多水的曾文水庫旁大埔鄉舉行工作坊, 為參與者介紹了他們過去的作品的創作歷程, 而臺灣部分環保運動的菁英們也同時在此座談, 討論如何擬定有效的在地策略.



甚至在整體國土規劃的位階上, 藝術也可以有相當的影響力, 
Harrisons 在第二天特別以他們為荷蘭規劃保留住"綠色之心"的過程為例. Green Heart 在荷蘭是被都會區所包圍的農地, 荷蘭政府想要實施60萬戶的大規模開發計畫, 但請 Harrisons 規劃如何在這樣的開發案下做最少的破壞. 不過 Harrison 在經過半年住在當地與各階層人士訪談交流後, 所提的方案卻是限制綠色之心使其低度開發, 將大規模的開發案轉而分散在四周的都會區, 並且以綠色地帶區隔各個的都會區, 使其發展出不同的特色. 他們的方案在當地引起了許多的討論, 但也被一些人士視為限制他們發展進步的外來惡魔, 在歷經被採納為政策,政黨輪替而廢止, 到最後當地人士修正計畫的一些部分後, 整個計畫的原則終於被荷蘭政府所接受.

不可否認的不僅 Harrisons 在他們的計畫中, 大多是外來者的角色, 在一般環保運動中的活躍者也往往是外來者. 那麼外來者的角色有什麼特殊性呢? 又要如何正當化他們對於當地事務的干涉呢? 

Harrisons 認為外來者可以提供不同的視野, 但是必需與當地者密切合作, 而外來者往往也只能提出新的問題, 真正的解答最後還是要由當地者決定. 而在座談會中臺灣的環保菁英們也對外來者的角色提出許多見解, 
靜宜大學的陳玉峰教授一方面略帶諷刺的說明臺灣的現況是許多人寧可遠道而來聽取歐美的經驗, 也不願傾聽當地土地的吶喊, 另一方面他則認為外來者要能以當地者的利益出發, 忘記自己是生態學家或者藝術家的角色, 而真正的去了解當地者的利害. 
而環球科技大學的張子見教授則以自己與蚵農溝通的經驗, 認為要真正的設身處地才能贏得認同, 同時也要能溶入當地社群的傳統價值, 比如在保護八色鳥的演唱會中, 他們想出八色島遶境的儀式, 而得到較熱烈的迴響. 

南華大學的陳泓易教授則以自己在原住民村落實行種樹的計畫, 提到溝通的困難, 但是認為總是以人為本來設想才是行動的根本. 
南藝大的榮譽教授徐小虎則認為藝術家多少扮演"先知"的角色, 而都市的居民已經很久隔絕於自然之外, 自然需要不同聲音的提醒. 其實更寬廣一點來看, 外來者的確在許多重大的改革中都極為重要. 比如英國廢奴隸運動與美國解放黑奴, 其中許多的活躍者是並不蓄奴的白人. 而且在社會上扮演積極角色的知識份子, 在某個角度而言也可以視為是一種外來者, 因為知識份子往往提出與社會主流習俗不同的見解, 找出被忽略的真正問題, 他們往往也希望自己的論述不僅在當地, 也可以在更普遍的野視下一樣成立. 因此在改變之中, 外來者的確是非常重要的觸發劑, 而知識份子不管是否在異鄉, 多少都可被視為是一種外來者吧.

但是也不可能過分的著迷於"外來者"所具有的新奇見解和創造力, 正如參與這次工作坊的許多社區工作者所指出的, 外來者來了就走, 而社區面臨的困難依舊. 在臺灣當地的社區營造一直面臨資源不足, 人才匱乏的窘狀, 而政府也沒有建立良好的平台, 使得社區運動者可以和學校,當地政府做更好的結合一起改善環境
回頭審視 Harrisons 所進行的這些計畫, 幾乎全是得到當地博物館, 地方政府或者企業的資助. 他們要了解問題, 也要依賴當地對於問題的研究累積, 以及良好的圖書館設備. 而在臺灣, 大型博物館對於展出西藏, 歐洲等等"炫奇"的主題樂此不疲, 到何時才會願意贊助展出像是對東部環境規劃的願景, 這樣也許才會引起對蘇花高速公路是否興建的爭議能有更深入的討論. 另外像臺灣河流的問題叢生, 但一直都只是被"治理"的對象, 何時它們才能成為一個展示的主題呢? 外來者所具有彷彿神奇的能力, 其實是因為許多的"當地"建立了良好的制度, 實踐出豐碩的成果, 才有可能產生. 
Harrisons 在"沙卡拉門托的沈思"的作品中, 批判了美國在科羅拉多州的河系建水庫以實行大量生產式的灌溉農業, 這個系統到最後弊病叢生, 為抽取淤沙所需電力遠超過能提供的水力發電量. 他們的對照了斯里蘭卡維繫了二千多年的灌溉系統, 這個灌溉系統能與環境和諧相處, 又給與社群充分的產出. 然而這其實是因為當地社群對於河流千年不變的承諾, 以宗教和文化的力量配合大量的人力才能維繫下來. 這種純由當地者努力建立的良好制度, 是一切的基礎, 才能帶給外來者更多的靈感和想法, 也才是真實的保護到環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