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兔子圖文見聞錄
關於部落格
藝術,文化,或是我十分隨性的生活紀錄
  • 219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新聞]當代藝術=股票 想要參與投資你也買得起

沸騰的798、如火如荼的當代藝術,正被越來越多的媒體和大眾所津津樂道,但更多的還是作為一種和股票同質的投資手段,以及“四大天王”拍賣出的天文數字,當代藝術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了當代生活?佔據了大量媒體版面的當代藝術和普通人的生活有關係嗎?

 

 

  425即將舉行的第三屆“買得起藝術節”試圖在當代藝術和普通人之間架起一座橋樑,令不少徘徊在當代藝術門外的人躍躍欲試。讓藝術品走入尋常百姓家,可以看做是一個新潮流的開端,對於一些追求潮流的年輕人,名牌服裝已經不能滿足其彰顯品位的需求,買一幅畫或者其他藝術品不但更時髦,沒准還能帶來意外的回報,這種市場需求令某些藝術界人士振奮,也有人表示鄙視。

 

 

  在今天,藝術不可避免地和“投資”扯上了關係,“藝術”和“投資”似乎既矛盾又統一,藝術變得曖昧了,我們對待藝術的態度也曖昧起來。那麼,買一件藝術品意味著什麼?作為普通人我們如何消費和享受當代藝術?

 

 

  買得起藝術節:喜歡藝術,而不是投資

 

 

  1996年,還不滿20歲的Tom Pattinson來到中國住在青島,他給自己起了一個中國名字彭樂天,說一口流利的中文。在那裏他沒看到什麼當代藝術,“都是傳統的山水畫”。2001年,他第一次接觸到798,那時候沒有那麼多畫廊。2005年,Tom搬來北京,當他安頓好家中一切時,發覺四壁皆空,“覺得應該掛一幅畫。那個時候當代藝術已經非常熱了。”

 

 

  初衷只是自己希望可以買一幅中意的畫。他找來了自己的好友、紅T畫廊的老闆譚仙(Tamsin Roberts),兩個人決定辦一個“買得起藝術節”。“擁有一件喜歡的作品而非出於投資的考慮,這是我們創立這個藝術節最初的想法。”

 

 

  第一年,有300幅作品,價格並沒有低到大家都接受的程度,主要集中在5000~8000元一件的水準,成交量70%2007年有500多件,到了今年,送選的作品激增到3000件,最後入選的估計只在600件左右。“我們必須有一個水準,我們有專業的人來看哪個是最好的,從3000幅畫中選了百分之二三十左右最好的。”

 

 

  2008年,《TimeOut》、紅T藝術及貝碧歐啟動第三屆“買得起藝術節”。因為今年的送選作品特別多,彭樂天覺得挑選難度大大增加。價格定位依然在“買得起”上,最高售價是1萬元人民幣,有一半的作品價格在5000元以下,為了讓大家有更多的選擇,作品範圍包括繪畫、攝影、雕塑、設計,甚至也有幾十塊的T恤,幾百塊的圖片、版畫、油畫作品。

 

 

  “拿我自己來說,我對藝術有興趣,但我不是一個專業的人,我喜歡什麼就買什麼,我自己覺得好看就行。我覺得,藝術不應該是一個投資市場,不是為了錢,應該為自己的品位、為自己的欣賞需求來買。1萬元人民幣在中國市場是很便宜的,不是單純說老百姓買得起,在中國的藝術品市場,肯定是屬於買得起的價格。但是我們發現對大部分北京老百姓來說,還是有點困難。”彭樂天說,很多藝術家都特別支持他們的這個活動,“一般的畫廊,會拿特別高的傭金,但是我們90%的錢是給藝術家的,因為這個不是我們真正的工作,只是一個愛好,我們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給喜歡藝術的朋友一個機會,讓他們買一幅畫或者給新的藝術家一個機會去展現。”

 

 

  彭樂天說,這樣的“買得起藝術節”在國外運作得非常成熟,比如在英國,每年都會有這樣的藝術節,最高價格是3000英鎊,對英國普通人來說,是個可以承受的、消費得起的價格,而且這個藝術節在特別大的公園裏舉行,不光只是買畫,人們還可以享受音樂、美食、各種有趣的派對,“不僅是去買作品,其實就是一個節日。”今年,“買得起”也會組織一些派對讓藝術家和愛好者們有更多的互動交流。“你要想買好東西,一定要趁早來。”他說。

 

 

  買得起,就跟藝術有關了嗎?

 

 

  這些年做藝術節,彭樂天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在中國的藝術市場,比如張曉剛、嶽敏君等人的畫,客戶大部分還是老外,或者局限在特別有限的中國人裏。

 

 

  “只有特別有成就的中國人或者老外才買,所以對中國社會來說,藝術還是特別高端的,有人覺得藝術跟老百姓無關。我完全不同意,藝術應該讓所有人有機會去看、去買,應該是所有人的愛好。最近幾年北京的藝術市場99%的不讓砍價,這樣不好。我們的藝術節這兩年的消費群體發生了一些改變,第一年大部分是老外,去年一半一半,希望今年大部分可以是中國人。”

 

 

  在“買得起”上,買家主要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當然也有三十多歲的,四十多的就很少,有做媒體的、有白領,有幾個人特別有錢,主辦方就幫他們挑了最漂亮的畫。

 

 

  彭樂天自然也會在“買得起”上買畫。第一年,他分別花8000元和3000元買了兩幅盛奇的作品,而現在,盛奇的作品均價已經超過10萬元人民幣。今年,盛奇將帶著自己的作品《Most wanted》第三次參展。

 

 

  彭樂天覺得,這些當代藝術作品還是集中在少數人的生活中,“我在798也看到會有一些中國工人進畫廊去參觀,他們不懂,我問他們喜歡不喜歡,他說比較喜歡山水,所以老百姓對現代藝術不懂,或者沒有興趣,因為是特別新的,也就是最近幾年流行,大部分人可能不太瞭解。”

 

 

  所以,對於一直為少數人獨斷的這個行業,當出現“買得起”這樣的展覽時,就有人不以為然,認為這樣的藝術節並不代表普通觀眾就此走進了藝術殿堂。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藝術評論家認為,中國當代藝術品市場過去幾十年都沒有建立起來,所以現在被提及便成為一個話題。“任何東西都有高級低級之分,它跟其他商品沒什麼區別,有錢就買國際大品牌,沒錢就買地攤貨。不就這樣嗎?藝術也一樣,普通人買得起的藝術品並不意味著普通人買得起‘方力鈞、張曉剛’。像那些偉大的作品,你可能買不起,但你能說它跟你無關嗎?如果你看了原作的展覽,你買不起,你也認為它跟你無關嗎?地攤上隨便給你畫一風景,你買得起了,但這就表明你跟藝術有關了嗎?”

 

 

  “什麼叫沒看懂?藝術哪有沒看懂這一說?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跟價錢無關。因為藝術除了對市場,對藝術史外,還要面對非常大的群體,就是對觀眾,人人都可以是觀眾,人人都有觀看的權力,人人也都可以不在乎價錢,從這個意義上說,藝術品價格和藝術無關,你自己在感受藝術的時候,價格不必作為參考。市場太複雜了,藝術品市場和藝術無關。”

 

 

  在一些人眼中,“買得起”更多鼓動起的不是精神追求,不是藝術品鑒賞,而是投資意識。“所謂更多的人參與起來,是真的參與藝術生活嗎?我不知道,但至少從這些廣告語來看,想的都是投資,投資就是指望著升值,你買畫時根本不是購買藝術,不是在做藝術鑒賞,這跟買股票一樣,撞大運,如果買了某個畫家的作品,他以後成名了,那你就投資成功了,如果他永遠都是末流的,永遠是現在這個價位,那你就投資失敗。一個藝術品的投資是否成功,你要分析的是這個藝術家的潛力,可這誰能摸得清呢?它比工廠的產品還難鑒定。”

 

411,素有拍賣界風向標之稱的香港蘇富比春季拍賣會落幕。此次拍賣會415個專場拍出了17.74494億港元。這一成交總額刷新了香港蘇富比歷次拍賣會的成交紀錄,而多項世界拍賣紀錄也在此次春拍中誕生。而在49舉行的中國當代藝術拍賣3個專場中,總成交額達到了4.03多億港元——這一成交總額創下了全球蘇富比歷年來中國當代藝術拍賣最高成交紀錄。

 

 

  這其中,本次當代藝術專場的重點拍品為劉小東的大型作品《戰地寫生:新十八羅漢像》。這幅備受海峽兩岸關注的作品以6192.75萬港元的高價成交,創該畫家個人的世界拍賣紀錄;張曉剛的《血緣:大家庭三號》也以4736.45萬港元,刷新了其個人世界拍賣紀錄;臺灣地區畫家郭柏川的《北京故宮》則以2720.55萬港元成交,同樣突破了該畫家個人的世界拍賣紀錄。劉小東說:“我只是祝福這些收藏家,其他沒什麼可說的”,他更願意聊聊藝術。

 

 

  如同天方夜譚一般,當代藝術這些年的交易額讓無數人大跌眼鏡。前年10萬元買的作品今年很可能就變成500萬元,當代藝術被認為是一個暴利行業。業內人士分析,一個藝術品是否升值或升值多少,跟種種重大事件和細節生活有關,是由陽謀陰謀、陰差陽錯,諸多複雜的原因構成的。這是一個事實,原因卻說不清,中國經濟的增長、整個世界試圖瞭解中國的願望、一些政治評價,還有華人地位的提高等等,最終哪個原因起主導作用,究竟誰在操縱價格,誰也說不清。因為除了有市場認可度以外,還有一些手裏握有藏品的畫廊和經紀人在運作市場,有各種各樣的傳說,這些傳說都沒有得到證實。

 

 

  如此火爆的盛況卻跟普通的大眾關係不大,更多的人關注到當代藝術只是因為它那令人咋舌的價格,而對於如何消費當代藝術還不得其門而入。但798擁擠的人流說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藝術,這些人裏有多少人是出於對藝術的熱愛和喜歡,又有多少人只是看准了這個投資的市場?

 

 

  某報的藝術記者說,“古玩收藏市場這兩年已頗具規模,電視裏《鑒寶》《天下收藏》等欄目也都很紅火。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當代藝術,包括普通人,也開始留心收藏,即使是‘買得起’,其實還是為有收藏經歷的人服務的,為了升值,本質上跟股市有相似的地方。好多人有閒錢總得花,目前股市也不景氣,加上中國當代藝術品在國外也炒起來了。”

 

 

  一些單純的藝術愛好者對以“升值”為目標的收藏者很反感,樂迷喬的觀點比較有代表性:“當代藝術本身沒什麼特定的定義,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同,也許你認為的藝術品在我的眼裏一文不值,反之亦然。它更多地給人的應該是藝術享受,而不應該是商業的——現在這些畸形的觀點給藝術帶來了銅臭的味道,或者是投機的味道。

 

 

  他對藝術品收藏的概念都表示反感:傳統理解的藝術品就是繪畫、雕塑等和美術相關的東西,現在藝術品本身的概念也發生了變化。有些藝術品在傳統人士看來本身就具有顛覆性,甚至有些都不能稱之為“作品”,也就談不上收藏。“藝術品收藏”本身就是個狹義的、錯誤的概念。

 

 

  “我認為當代藝術收藏應該理解為藝術品的私人享受或者展示。人本身的佔有欲使得我們喜歡擁有一些東西,而社會性使得我們願意將自己喜歡而且擁有的東西拿出來與人分享——或者炫耀。而炫耀這個本能則成了藝術品在稀缺之外升值的主要原因。”

 

 

  連續參加“買得起藝術節”的年輕畫家盛奇今年又帶來了兩幅新作品《紅胖子》《最愛》。他說,這樣的活動使藝術品貼近最普通的人,而我們本身也都是普通的人。

 

 

  “它幫助很多熱愛藝術的人有機會買到自己喜歡的作品,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藝術不只是為有錢人服務的。”

 

 

  一般意義上的藝術品都是昂貴的,也被理解成高雅的東西,“買得起藝術節”似乎給人感覺藝術的身價被放低,從市場角度而言,這種理解沒有問題,但盛奇認為,不是每個人都是從市場角度看問題。“我不是從市場角度看問題,所以我不在乎價格。它滿足了工薪階層的精神需求,他們花不起幾十萬或十幾萬來買一幅畫,但一兩萬還是買得起。在眾多參與活動的人中,不排除抱有投機心理的人,一些有一點名氣的藝術家參與這個活動,其作品的價格比市場價便宜很多,會有人有投機心理。如果單從國畫市場看,大家現在是把藝術品當股票在買,所以,相當多的一些人把當代藝術當成股票、當成投資。這無可厚非,它可以拉動藝術市場,只要有人出錢,不管是什麼目的,它總是能夠帶動藝術市場,這就是好事。如果能引導更多的人對藝術有興趣,對人的整體素質也是一種提高。”

 

 

  某報社文化版資深編輯表示,雖然很多人也在消費藝術品,但他們純粹是投資行為,他們的審美普遍還沒有被喚醒。其實,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風潮就能引領的,人有錢了之後需要提高審美層次,現在消費這種藝術品的人多少還有些審美,但都是淺層次的。整個社會審美的進步才能推動藝術品的消費。

 

 

  林依輪在圈內做中國當代油畫的收藏,這幾年也逐漸出了名。

 

 

  林依輪:首先要喜歡而不是投資

 

 

  我收藏第一件作品應該是2002年。但其實1996年從廣州回北京後,第一次看到張曉剛、方力鈞的畫就特別喜歡,當時對這兩個人印象特別深刻。2000年開始喜歡嶽敏君的作品,後來又知道了劉野。我收藏的第一張是潘德海的《胖子》,畫的是我們的全家福。因為當時我去雲南演出,葉永青是一個熱心腸的人,他帶我去他的餐廳叫“火車南站”。進去就看到了潘德海給葉永青老婆畫的那張《胖子》,一看就挺喜歡,所以就跟他定了這張畫。我收藏了潘德海的畫以後,朋友們看了也喜歡,訂了他的畫,其中還包括孫悅。

 

 

  做收藏的人,要有自己獨到的眼光,這樣你才能對畫家的想法一目了然,在收藏的過程中必須多學、多看、多聽。我主要看書,還有和畫廊的朋友多交流。

 

 

  藝術品投資分兩類:一個是擺在家裏,不管誰說什麼,不管將來這個人的前途怎麼樣,喜歡了就買;還有一種是這個人有潛力,我買來投資,希望以後他能像嶽敏君、劉野那樣翻很多倍。但是,我覺得在收藏這方面首先態度要端正。

 

 

  現在掀起了一股大眾收藏熱,這沒有什麼不好,但我覺得從專業一點的收藏角度來說,有點忽悠的感覺。我跟一個臨摹名畫家的一個畫匠聊天,我問他:“你在藝術界小有名氣了,很多大藝術家都知道你,那你的畫是怎麼賣的?”他回答:“我的畫是按‘人頭’賣,畫一個‘頭’多少錢,多大尺寸多少錢。”我逗他:“你自己畫那麼辛苦,幹嗎不多收點錢?”他說:“因為我是在賣手藝,而真正的藝術家是在賣腦力,所以價錢不會賣得很貴,因為我只是一個畫匠,不是畫家,不是藝術家,我覺得他那種心態就很好。”

 

 

  我給大家的建議,首先很多畫廊或者美術館都在借勢做很多展覽,不管是名家展還是新人展,大家都應該去看,如果週末有時間,如果你喜歡藝術品收藏的話,你一定不要錯過,很多畫廊都值得看,比如阿拉裏奧、旁人、U空間、空白空間、798、酒廠區、草場地,裏面有很多都值得看,而且要多看。對一個喜歡藝術的人來說,有本書特別值得看一下——《中國當代藝術史》,呂彭寫的,還有國外的大收藏家專門對中國的藝術家,他所收藏的中國藝術家的圖冊,這些都可以買回來看。先看展覽、看書,不要急於下手,如果你現在去買一個已經成名的大腕的藝術品,說實在的,一般老百姓已經消費不起了。但有人說這就是畸形,我覺得不是,我在國外看展覽發現,中國當代藝術家的畫價格其實還不是特別貴,當然你不能用拍賣的價值去衡量我們的藝術價值。

 

 

  我建議一些剛收藏的人,可以收藏一些大師的版畫,比如說嶽敏君、劉野的,他們的版畫簽了名,裏邊製圖都很精美,而且是限量,只是幾十張,版畫升值的空間雖然沒有那麼大,但是它擺在家裏好看,又是大師的作品,而且有保值和升值的空間。

 

 

  我們如何享受當代藝術

 

 

  藝術家陳丹青說過,所謂藝術的本質就是“臭美”,當一個社會解決了溫飽問題之後,“藝術”自然提上了生活的議事日程。

 

 

  採訪中大多數人都認為“買得起藝術節”畢竟是好事,某藝術記者說,“目前中國老百姓對藝術品的整體認識還在低級階段,老百姓可消費的藝術品大都停留在淺層次,不懂得搭配和審美的人比比皆是。據說中國有一個村,專門做贗品的,做凡高、莫納、畢卡索,達利,那個村每年贗品產值就達一個億,這種大批量生產在國外是無法想像的。這就反映出普通老百姓對審美是沒有要求的。”

 

 

  某藝術評論家認為是否能享受當代藝術和有錢沒錢無關:“如果把當代藝術算作精神項目的話,任何一個精神項目都是有臺階的,一個從來沒有認真接觸任何視覺藝術領域的人,他突然說,因為現在藝術品有便宜的,所以它跟我有關了,你覺得這有可能嗎?就像古典音樂,他突然說我想參與到古典音樂迷當中,可你參與的進去嗎?花錢買票聽音樂會,在那聽一個小時睡40分鐘,你就算參與了嗎?也就是說,如果古典音樂沒有真正讓你迷,讓你感動,讓你享受,你只是進了音樂廳,古典音樂就跟你有關了嗎?

 

 

  這位評論家認為,普通人參與藝術生活的最好方式是看展覽,除了多看,多做功課,沒有別的。“欣賞藝術和有錢沒錢有關係嗎?我不覺得,因為那麼多展覽都是免費看的。而且我並不覺得參與藝術活動是人生活中必需的,因為人的精神享受有種種方面,誰說藝術就是必須的一項呢?”

 

 

  那麼普通人如何享受當代藝術?我們採訪了兩位代表人物。

 

 

  老張:當代藝術無處不在

 

 

  無何有咖啡館老闆張克榮是知名紀錄片導演,他的店裏處處充滿著當代藝術的痕跡,他卻上來就否定了798,“我不喜歡那裏,只去過一次。在我看來,當代藝術應該是中國文化的當代性表述,就是玩。”他記得藝術家徐冰在紐約做展覽,當時現場有一個教室,專門教人書法,很多人都在那裏學,“那就很好,每個人對藝術都有自己的理解。”“白先勇的《牡丹亭》難道不是當代藝術嗎?用當代的元素,拯救了一個特別了不起的東西,從某種程度上恢復了當代人優雅的生活,這個才是有價值的,是我們的文化生活。”

 

老張比較反感當代藝術是暴利行當的說法,他認為那樣太局限了,藝術應該是無處不在,躲都躲不開的。他拿正在興建中的上海喜馬拉雅中心舉例,這個酒店將植入藝術家的作品,屆時將會有美術館,“每一樣東西都是藝術品,大堂就是美術館,躲不開,開放式的。而不像有些人,買一幅畫作,變成了投資、裝飾和炫耀。”

 

 

  老張在自己的咖啡館做了一些當代藝術品的嘗試。廳裏有一個六米長,三米高的藍色短信互動水幕叫《串流》,是林書民創作的多媒體裝置作品。部分器皿的設計則出自“中國現代玻璃之父”王俠軍,結合了漢代的玉器。在洗手間,則是徐冰創造的英文書法。

 

 

  “中國的當代藝術就應該體現中國文化,要關注人,跟人發生關係,人才是最重要的。享受當代藝術不是要在家裏掛一幅幾千萬的畫,要懂得玩,藝術品只是個人的表達。”

 

 

  樂迷喬:收藏是樂趣

 

 

  我“收藏”的藝術品本身就具有使用價值,我喜歡和音樂相關的東西,收集了很多唱片。在MP3可以隨便下載的年代,這不但是對音樂家本身的支持,也是一種更高層次的愛好。一張唱片背後有很多的故事和歷史,而不通過尋找和研究是無法發現的。比如JIMI HENDERIX是個偉大的藝術家,而多少人見過他的《electric ladyland》被禁的唱片封面?有多少人知道他使用的是什麼樣的器材?有多少人知道唱片製作後面的故事?我的“收藏”就是圍繞這些進行的。金錢和精力花費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不是主要的,中間過程和看到自己的寶貝們的享受是最主要的。

 

 

  梅建平:買當代藝術品相當於投資小盤股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博士、長江商學院金融學教授梅建平,是梅-摩西藝術品指數的聯合創建者之一,有關該指數的報導已見諸於世界主流財經媒體報端。這一反映西方繪畫作品市場走勢的指數,目前已被著名投資銀行摩根斯坦利定為世界十大生產指數之一,包括摩根·斯坦利、美林、UBS、花旗銀行、德意志銀行等金融機構也引用該指數。

 

 

  這一指數反映了一定時期內藝術品市場的整體價格水準,以及某件或某類藝術品的價格變動情況,通過它圈內人可以分析出很多東西,大大減少投資的盲目性,否則人們只能去翻各家拍賣行厚重如山的拍賣圖錄。

 

 

  梅建平說,“用我們的指數,再綜合藝術家的特徵、作品大小、在主要博物館展出的次數等變數,我們可以對拍賣結果進行預報,預報價格與實際售價之間基本上有一個89%的彌合度。”

 

 

  “中國的當代藝術家和50年前的美國藝術家很相似。”梅-摩指數分析發現,美國畫派的投資回報率要高於古典派和現代派。“1950年代美國成為超級強國,收藏家開始重視本土藝術家的作品。如果中國國力繼續增強,20年後,中國的藝術品就會成為世界主流。”梅建平預言。

 

 

  梅-摩指數對普通人投資當代藝術有哪些幫助?

 

 

  梅建平:會有説明。圈內也有不少人在用,有幾大類:美國畫派,印象派,古典派,當代藝術指數。中國當代藝術價格走勢跟全球當代藝術指數相關度很高,實際上跟全球市場火爆很相關。預測今年由於次貸危機和美國經濟走弱的影響,市場可能會有調整。會有負面影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